随风飘动的玥

假如K莫的相遇从离境和李星云开始

往事不可追,来者今须记。

很多年后,翼君离境始终怀念着那个潇洒乐观的江湖少侠,只可惜最终仍旧错过了彼此。

曾记得,当年离境自白浅与夜华成婚后,老翼君死于夜华之手,翼界一派平和,手下衷心,又有胭脂代为监管,离境便放心的来到人间游历。离境初到人间便遇到了刚刚踏入江湖李星云,莫名的,离境觉得这个少年的笑容很吸引自己,在他的身边会觉得很有趣,离境便开始与少年结伴同行。

随着时间的推移,离境广博的见识拉近了与少年的距离,就连少年的师妹都说他们两个关系好的仿佛他们才是一起长大的那两个。

李星云从小就知道自己和别人不同,师傅不教自己武功,他当然知道是为什么。甚至就算师傅知道自己在偷学武功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那只是让自己更加的努力练功罢了。连袁天罡为什么叫自己武功,李星云大抵也猜到了缘由。李星云清楚的知道自己是谁,自己将来会面对的是什么,所以他不在意阳虚子和袁天罡的目的,他只是更加努力的练功罢了。知道,那一天,初入江湖,他遇到了一个人,那个人好像什么都难不倒他,什么都懂,李星云很享受跟他相处的时光,渐渐地两个人越走越近,连师妹都开始嫉妒了。

李星云一直很庆幸有离境陪在自己身边,陪自己走过了风雨,走过了很多阴谋算计。

知道有一天,翼界传讯于离境,天界举行册立太子大典,需要自己这个翼君前去观礼,故人情面,离境不能不给,只能想李星云辞行。

“星云,我有一故友家中举行继承人的典礼,须我前往观礼,要暂时离开一段时间。”

“需要多久?”“这个我暂时也无法确定,但是你相信我,我一定会回来的。”“好!”“星云······待我归来,我有句话要对你说,你一定要等我?”“好!离境,我李星云等你,我知道你不是普通人,待你归来我也有一句话要多你说。”

两人相对一笑,有时候,有些话不必说出来对方也明白。当时的两人也以为他们还有时间。

此去经年,离境和李星云都没有想到这一别就是三载。

李星云作为正统的李唐皇室后裔,在这风云诡谲的江湖,他的身边自然不缺阴谋诡计,虽然这一切他的靠自己的智慧瓦解了,甚至连新建立的李唐政权他都找好了主权人,只等离境回来他们就可以快意江湖,逍遥天下。

只可惜,没想到,袁天罡会那么执着,要说这个江湖现在李星云唯一对付不了的也只有他了。

最后一战,很惨烈,战至最后,师妹、姓张的臭小子、甚至女帝都败下阵来,最后只有自己还有一战之力。

最后的那一刻,李星云知道自己最终的命运,在选择和袁天罡同归于尽的那一刻他只遗憾自己没能等到离境回来,没能亲口对离境说一句······

李星云感觉有人拖住了自己下坠的身体,他努力睁开眼睛,“是你吗?”“是我。对不起,让你久等了。”离境从没有一刻那么恨自己,为什么不早点解决完事情,纵使自己是仙神,也不能干预身怀帝王之气的李星云的命脉。

“离境,你终于回来了,我差点以为等不到你了,我知道你不是一般人,我也知道自己的时间不多了,我一直相对你说······”李星云撑着最后一口气,想要把话说完。“不,你不要说了,我知道你要说什么,我爱你,李星云,我爱你!”“真好!我也是呢!离境,我只求你帮我把师妹他们的上治好,剩下的,你要好好的好嘛!”离境不敢相信李星云快死了,纵然知道无济于事,也不死心的往李星云体内输送法力来延缓李星云的生命,“不,我不会让你死的。”说着离境,顾不得其他,向白浅求救了,不多时,白浅便来了。

白浅一看此时情景,便道:“离境,此人身怀帝王之气,你当知晓,莫说是我,便是我师傅墨渊和折颜来这里也救不了这个凡人,天道不会允许。”“阿音,当真如此,连你们这些上神都无法。可是,阿音,我是真的爱他啊!当年便是你拒绝了我,我也不过是借酒浇愁失落一阵子罢了,最终还是翼界的责任与我而言比较重要。可是现在,我觉得我的心好痛好痛,什么翼界,什么责任,什么翼君的地位,我都不想要了,我只想跟他在一起而已。”“离境,当年老翼君那件事你也算帮过我,虽然不能这凡人活过来,但我兄长又一法,可温养灵魂,静待转世之机。”不知何时,夜华也来了此地。“天君此言当真?”“当真!”“多谢天君,离境在此次承诺,我翼界永不与天界青丘为敌!便是日后胭脂及其后人继位也是如此。”

白浅和夜华出手治好了其他人的伤,李星云师妹便走上前来,“离境大哥,你带师哥走吧,我知道他一直在等你回来,以前我还会嫉妒你们太亲近,但现在我有了子凡,我懂了。你离开的这三年,师哥虽然表面很快乐,可是我知道,每当月亮升起的时候,师哥总是一个人出身,他在想你。我知道,师哥本来就是想跟你一起快意江湖。有朝一日,若师哥还记得我,离境大哥烦请告诉师哥,我会替他看着这李唐江山,我也会过得很好。”

三百年了,离境知道,李星云的灵魂终于要醒过来了,这一次,离境决定生生世世都要陪着他。离境很快将翼君的位子传给了胭脂,带着李星云的灵魂一起转世,缔结的咒语离境早已下好,每一世,他们都会在一起。

嬴政和唐青风,战枫和阿婴王子,纳兰容若和南弦月,刘地和羽早川,林一木和历霄······

“KO,KO,我跟你说,我昨天做了一很长的梦,梦里有两个人跟我们长得一模一样,好像我们每一世都在一起!”郝眉很兴奋地跟KO说到,KO抱着郝眉,亲了亲,没说出来,是啊,我的眉,我也梦到了,我们会一直在一起的,不会像离境和李星云的那一世一样的。

从心而为(二)

Harry恢复了记忆,那一刻,他看着Eggsy扑在自己怀中,那哭泣中抽动的肩膀,从狗狗眼中留下的泪水,Harry感觉自己的心从未像此刻一样饱满,拥着怀中的人就拥有了世界。这一刻,Harry心理想的,去他的世界,年纪大又怎么样,看这个小傻瓜都把自己照顾成什么样子了,双手感觉到的,Eggsy明显比自己离开之前瘦的多了。

门口的梅林,感动的泪水流了一半,他的老朋友终于回来了,但是没过多久,梅林很不得戳瞎自己的双眼。

原来,在梅林感动的时候,Harry已经主动出击了,“Eggsy,你听着,我Harry·Hart现在宣布你是我的人,你只能永远和我在一起!”强势的话语,刺激的Eggsy的大脑没有了反应,Harry却已经霸道的捧起了Eggsy的脸,吻了上去,(哦!可怜的梅林简直都没眼看了)Harry感受着Eggsy生涩的回应,内心雀跃极了······

“Harry,我不得不提醒你,Eggsy快被你亲晕过去了,虽然我知道Eggsy一向对你没有抵抗力,但是我们的加拉哈德特工不能失去对敌的战斗力。”梅林无奈的说道。

至于Eggsy,Eggsy已经埋在Harry怀里彻底不肯抬头了。


从心而为(一)

     没有粮啃了,所以只能自己产了,缓慢更新。

       Eggsy看着镜中的自己,一样的定制西装,一样的眼睛,一样的纹章戒指,好像他从未离去,Harry,他的Harry·Hart。Harry在遗嘱中将财产都留给了自己,Eggsy把母亲和妹妹安置在Kingsman分配给他的公寓里,自己却住在了Harry的家里,好像留在这里就可以当做Harry还一直陪在自己身边。

       一年过去了,Eggsy和公主成了好闺蜜,当公主的假男友帮助公主躲过国王的相亲安排,为公主和洛克希打掩护。

      轰!Kingsman,损失惨重,洛克希和其他骑士们生死未明,公主有同样中了毒,连信任的亚瑟也牺牲了,Eggsy和梅林只能把搜救工作交给剩下的内勤特工,二人开启了末日保险箱。

纽约·肯塔基·合众国酒业

       Eggsy找到了灵魂,他的导师,他的Harry·Hart回来了,那个说着“等我回来在收拾你”的男人回来了。虽然他失去了记忆,但是他回来了,Eggsy觉得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比这个更好的事情了。这次一定要表白,一定要告诉这个男人他爱他。Eggsy暗暗下定决心。

       梅林失败了,Kingsman的测试训练刺激没能让Harry回复记忆,最终梅林决定放Harry离开,放Harry去做他的鳞翅目学家,但是Eggsy不愿意,他不甘心这个男人就此忘了他,忘了Kingman。最后Eggsy用泡菜先生二世唤起了哈利的记忆,那一刻Eggsy扑进了Harry的怀中哭泣,那是思念、是爱、也是怨的泪水。


刚刚从学校回家,快递到家没让人拆。
最喜欢星辰殁那一篇